您好,欢迎访问江西省军盾国防教育中心
心中有魂 脚下有根
时间:2019-08-01 浏览:400 来源:中国军网 作者:本报编辑部

7月24日,我国政府发表《新时代的中国国防》白皮书,引发各方广泛关注。

白皮书首次公开新时代军队“四个战略支撑”的使命任务:中国军队依据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要求,坚决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任务,为巩固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提供战略支撑,为扞卫国家主权、统一、领土完整提供战略支撑,为维护国家海外利益提供战略支撑,为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提供战略支撑。

“国防白皮书”再次告诉世人:中国军队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依靠谁,为了谁。

凤凰涅盘话传统。喜迎建军92周年之际,从新生中领悟传统,从传统中感悟新生,无疑能够更好地加快我们这支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转型重塑、实现强军目标的步伐。

“抓在手里的豆子”与“握在手里的枪杆子”

1929年,当激动不已的少年唐凯在穷乡僻壤的一间破草屋里,面对墙壁上那块红布握紧拳头的时候,他被代表共产党的镰刀锤头图案深深震撼,执意要刺刻在手臂上。

16年后,这块刺青竟然在不经意间推动了东北平原的战事变化。

1945年8月9日,150万苏联红军在一夜之间突破中苏、中蒙、中朝边境3500多公里防线,长驱直入中国东北,向70万日本关东军和30万伪满洲国军发起全面进攻。8月14日,裕仁天皇发布投降诏书。

胜利突然而至,时局更加明朗:得东北者得天下。

蒋介石日发三令,命国民党各战区部队加紧行动,“八路军就地待命。”

然而,我军官兵的两条腿跑在了国民党军队的车轮子前面。其中,由中共冀热辽军区十六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、副政委唐凯率领的一支队伍,且战且行,顽强挺进,于9月5日最早乘火车到达沈阳。

先期占领沈阳的苏军,用火炮、冲锋枪、机枪一齐对准车厢:“你们,不许下火车!”多次接洽未果,2000多名官兵被困在车上。

在苏军卫戍司令部,唐凯一把撸起袖子露出镰刀锤头标记,指着自己的胸口用生硬的俄语大吼:“格米萨(政治委员)!格米尼斯特(共产党)!”

几位苏联军人拉住唐凯的手臂反复端详后大吃一惊,右臂上的刺青与苏联国徽图案何其相似!请示的电报迅速飞向身在长春的远东苏军总司令,又飞向远在莫斯科的斯大林。

八路军这才下车进城。

一个人的命运就这样被嵌入历史命运,一小块刺青不可思议地成为风云变幻的历史印记。

对唐凯而言,刺入皮肤的是信仰。

对我们这支人民军队而言,刻入骨髓的是永远姓党。

南昌起义后,党领导的武装斗争曾遭遇过严重挫折。“那时候的军队,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,手一松就会散掉。”贺龙元帅曾回忆说。

着名的“三湾改编”把党的支部建在连上,我们这支军队从此有了灵魂,“握在手里的枪杆子”才有了方向。

2014年10月30日,许多老同志在新闻里聆听习主席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,备受鼓舞,倍感振奋。

老红军又回来了!人民子弟兵又回来了!军魂军威又回来了!

在党的十九大上,“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”写入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,大会通过的党章增写了中央军事委员会实行主席负责制的内容。

军队姓党,无往而不胜。传统是什么?传统就像胎记,与生俱来,难以割除。

从山沟里“爬”出来,从青纱帐里“钻”出来

当他挽起裤管,房间里仿佛弥漫起硝烟的味道。左腿膝盖以下截肢,腿面看起来像一截半空心的树干。

这位四级残疾退役军人名叫王明礼,是贵州省思南县晨曦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的党支部书记:脱下军装30多年兵心依旧,带领数百户乡亲脱贫致富。

退役后在县总工会工作的他,先后担任过8个村的驻村干部。

那年,为了救老乡一头落水的牛,他纵身跳入河中。当王明礼终于牵着耕牛气喘吁吁地爬上岸的时候,他那半条假肢已被大水冲掉。原先不同意搬迁的库区移民这才知道,眼前是一位残疾军人。接过牛缰绳的老乡杨春茂哭了:“老王,啥也不说了,我明天就搬家!”

有一年除夕夜,“扶贫司令”彭楚政碰见一位走路一瘸一拐的孤身哑老,得知老人左脚大脚趾患甲沟炎,袜子上还粘着血,当即将老人领回自己的家。他烧了一盆热水,为老人烫烫脚,擦干净,将脓血一点点挤出来,然后小心翼翼用小刀将趾甲刮得薄薄的。老人笑了,接着哭了。

从彭楚政到王明礼,无论穿军装的现役军人,还是脱了军装的退伍老兵,为什么对老百姓总是一往情深?

我们党成立98年来,作为“行动的马克思主义者”,用再造一个新中国的建设实践,取得了许多令全世界瞩目的标志性成果,其中之一就是,已经让7亿多人口摆脱贫困,对全球减贫贡献率超过70%。

这两个令人惊叹的数字背后,该是一幅何等波澜壮阔的场景!

置身世界上这个最高效的决战贫困的战场,我们更加明白:一支军队为谁的利益而战,就会得到谁的拥护。

什么是传统?传统就像脐带,一头连着母体,一头连着胎儿。

有人形象地说过,我们这支军队是从山沟里“爬”出来,从青纱帐里“钻”出来的。

许多研究毛泽东的外国人曾经纳闷:他怎样把一群穿草鞋的农民,打造成为一支战无不胜的钢铁部队?

薪火相传。无私者无畏。令人欣慰和振奋的是,我军服务人民的真情源远流长,服务人民的行动一脉相承,服务人民的理念不断升华。

回望我军92周年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,新时代的广大官兵更加清醒地看到:勿忘人民,才能永远赢得人民群众的支持;服务人民,才能成长为扎根沃土的参天大树。

共产党人“三头六臂”,这支军队“不可复制”

那一刻,原济空机关干部郝茂金泪流满面。

2016年1月,正在南京学习的他接到部队裁撤分流的电话,一整天情绪低落。

也难怪,妻子的工作,孩子的就学,老人的赡养,都是现实的问题。更何况,5年前,妻子为了他,已经有过一次辞职经历。妻子杨立婷看出了丈夫的心思,劝慰道:“大不了咱把房子卖了,你去哪儿我去哪儿,咱重新再奋斗。”

郝茂金千里赴任前一天,杨立婷把他所有可能用到的物品列了清单、收拾妥当,还特意把几本关于东北人文历史的书籍放进行李箱:“新的岗位需要更全面的知识,你在那边多看书,有时间充充电。家里有我,别担心!”

几乎同一时间段,千里之外的第27集团军,刚刚从石家庄移防到山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。上级机关工作组前来考核干部,布置会场时,竟然凑不齐6把颜色、样式相同的椅子。

白手开新业,陋居另起家。先战备,再办公,后生活。集团军领导宁可自己住办公室,也要构建功能完备的作战值班信息系统。

前几天,中央电视台《军事报道》中播出的《女坦克手:硝烟风沙涂抹青春面庞》,引发网友纷纷点赞:这才是我们的“花木兰”。

与坦克车长刘姝杉一样的女坦克手,在第81集团军某合成旅还有9名。在朱日和训练基地驻训了两个多月后,她们曾经白皙的脸上留下了阳光的色彩。

“现在我觉得我什么时候最美?就是我在坦克上,开得很快,风吹在我脸上,沙子打在我脸上,那个时候,我才最美。”刘姝杉眼里泛着泪花儿说。

历史的天空,总有相似的星光交相辉映。

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,毛泽东对学员和干部们说:“我们种田、生产粮食,是农民;做桌子、造房子,是工人;办合作社,是商人;读书、研究学问,是学生;懂军事、会打仗,是军人。这就叫做农工商学兵一齐联合起来。”

与共产党合作创建山西新军的着名爱国将领续范亭,曾幽默地驳斥那些把共产党人描绘成“三头六臂”怪物的人:“共产党人是有‘三头六臂’的。‘三头’就是‘枪’头、‘锄’头、‘笔’头,‘六臂’就是‘两只手’能打仗,‘两只手’能生产,另外‘两只手’能写文章,能学习,能抓汉奸特务。”

战场打不赢,一切等于零。传统就像基因,储存着生命过程的全部信息。能打胜仗,作为优良传统,已经成为我们这支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特殊基因。

回望92载风雨历程,我们深感骄傲和自豪:这是一支“不可复制”的军队。

站在建军92周年的门槛,官兵用一句最朴实的话语彼此激励:“有一个道理不用讲,战士就该上战场。”


分享到:
0791—88858367